請使用新的瀏覽器,可以帶來更好的體驗。
利用鍵盤上的快捷鍵,您可以快速閱讀文章。請按右下角的X按鈕關閉此窗口。

票選編號八:外公的老朋友

 

每個禮拜總會有一兩天,下午一點多過後,媽媽便會推著輪椅,帶著外公去他的朋友—陳阿公家。陳阿公一個人住,在村子籃球場過後再走兩分鐘的距離。微胖的身材且骨架較大,與外公站在一起時便相形高壯,而雪白的鬍渣總是灑滿整個下巴。他的家前有一座軍綠色的水井,他們倆總是會坐在水井和家門間聊天,平日我會騎著我的單車在村子裡繞,每經過一次就與他們問聲好。而到了每年暑假親戚們回台灣時,一群小孩都會一起到那裏玩水,從前都覺得井水跟夏天一樣可以無憂慮的揮霍,因為總覺得它們怎樣都用不盡,怎麼都過不完。

不論是我們或是外公,通常都是不會進到家裡的,只因大多數時間都在家的老人們,都會珍惜吸取戶外空氣的時光,也剛好家與水井的上方有座大面積的棚子,不只抵擋炎夏的太陽,也遮蔽了冬天的雨水。印象中有一次走進了屋中,發現裡面並沒有明亮的日光燈,昏暗的室內點上了如同蠟燭般微弱的小黃燈,整個房間呈現了土黃色調,牆上則攀爬著許多充滿年歲的藤蔓,牆旁的木櫃放了幾瓶幾十年的瓶裝老酒,這一切奇幻的背後,卻更顯出一種凌亂的孤寂。

黃昏的時候,媽媽會來接外公回家。夕陽會灑在水井上的棚子,我會在後面放慢單車速度跟著騎。閉上眼睛,我彷彿看見媽媽的背影,緩緩的推著外公黑色的輪椅,村子的路不大,在回憶裡我們顯得特別擁擠。

印象好清晰,但那也都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回應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

票選編號十: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我彷彿又回到那時候騎著腳踏車在河畔玩耍的小時候,那個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快樂的奔跑、自在的騎車在家前面的空地,在自忠二街上、新街溪畔、紫雲宮前,這是一塊長形但又不是那樣的方正的空地,這也是阿公的穀堂(客語曬穀場)、阿嬤的菜園、阿舅的停車場,我的遊樂場。 番薯葉是阿嬤菜園裡的番薯葉,每天午後,阿嬤除了照顧菜園,還必須要照顧菜園旁的豬圈,所以總[...]

票選編號二:醮壇

醮壇的位置, 從前是個恐怖的地方,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 陰暗的臨時搭建的矮房 好幾棵的大樹緊鄰著河邊 堆滿了建廟宇所使用的石頭和雕刻工具的地方 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大人總待在裡面, 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是個恐怖的地方。[...]

small_key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