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壢壢在目

票選編號七:桃客中壢站的小故事

以前學生通勤的方式大多是兩種,要不是騎腳踏車,要不就是坐公車。兩者都曾是我通勤的主要方式,不過大多是騎腳踏車為主,偶而會搭公車,不過我對搭公車實在沒有好感,我通常都是因為下雨才搭公車,而下雨天的公車壅擠異常,為了要坐公車還要特別早起床,如果拖到六點半才到站牌等車,往往會看到司機過站不停,眼望猶如擠滿沙丁魚的學生們與我相望而去,這時心裡滿滿的懊悔,應該要再[...]

票選編號六:有補丁的新蝦盤

以前仁海宮好幾年輪一次的慶典應該是中壢街上最熱鬧的事情了,嚴格說起來,可能比過年還要熱鬧許多,現在的石頭里包含在過去  ,到廟前面看拜拜大神豬是我們小孩子的事,至於家裡準備拜拜的用品跟辦桌請人客的事情,就是長輩們的事了。印象當中,一次大拜拜,家中的大人要連續忙碌個好幾天,但實際上在拜拜前的好幾個月就已經可以聽到爸媽四處託人邀請親朋好友要來吃一頓了,那個時候還[...]

票選編號五:桌子與愛國獎券

現在的人玩大樂透,以前的人玩什麼彩金呢?答案是愛國獎券!六年級以上的朋友應該都還記得最後一張賣100塊錢的愛國獎券,聽說第一期的愛國獎券是一張賣10元,後來有好一陣子一張都賣5元。 還記得有天父親買了張愛國獎券回來,一時之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這張愛國獎券如果得獎了要買什麼,爸媽提議說要幫我們每個人買新衣服,大哥說要買唱片,二哥說要買台收音機....,還在[...]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

票選編號二:醮壇

醮壇的位置, 從前是個恐怖的地方,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 陰暗的臨時搭建的矮房 好幾棵的大樹緊鄰著河邊 堆滿了建廟宇所使用的石頭和雕刻工具的地方 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大人總待在裡面, 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是個恐怖的地方。[...]

票選編號一:中壢市區消失的防空洞

有一回跟著朋友到新北市三重的空軍一村參觀,負責導覽的董建仁先生說,村子裏至今還保留許多的人造防空洞,是以前為了要躲空襲警報時特別以厚水泥搭建而成的,董先生一邊說,仔細回想,小時候的中壢市區,也有很多像空軍一村裏的防空洞,而我最常去的,是現在已經把一邊式建築拆掉後拓寬的中正路163巷旁的防空洞玩耍了。 以前的康樂路163巷很窄,旁邊防空洞這一邊的,還有一[...]

票選編號八:外公的老朋友

每個禮拜總會有一兩天,下午一點多過後,媽媽便會推著輪椅,帶著外公去他的朋友---陳阿公家。陳阿公一個人住,在村子籃球場過後再走兩分鐘的距離。微胖的身材且骨架較大,與外公站在一起時便相形高壯,而雪白的鬍渣總是灑滿整個下巴。他的家前有一座軍綠色的水井,他們倆總是會坐在水井和家門間聊天,平日我會騎著我的單車在村子裡繞,每經過一次就與他們問聲好。而到了每年暑假親戚們[...]

票選編號九:自忠街上的老屋

30年前的我 我和我的新娘,站在現在自忠街上的老屋前,太太的娘家,和好奇的小孩一起和影, 當時的新娘,因為要離開住了24年的家而落下眼淚... 現在這間老屋早已消失在自忠街上,換來的是一棟棟看似新穎的水泥房子。 剩下來只剩下姪女們口中的老屋(客語)的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