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新的瀏覽器,可以帶來更好的體驗。
利用鍵盤上的快捷鍵,您可以快速閱讀文章。請按右下角的X按鈕關閉此窗口。

饅頭與二砂糖

 

用印有「中美合作」四字的麵粉袋布做成為小孩子的衣物,是五年級以前的學長、學姐們的共同記憶,藏青色的字體印在略帶米色的丕布上,與時下流行的極簡風不謀而合,保留著那份舊時代古樸的美感。

以前,軍公教人員的薪水普遍不高,政府單位為了增加對其在生活上的照顧,都會按其職務高低配給米、麵粉、糖之類的民生用品。過去,家家戶戶或多或少都有種點田,米的需求沒有那麼迫切,屬於舶來品等級的麵粉就是稀罕物了。對於客家人來講,米食、米製品及米加工品原本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客家婦女從小時候能夠協助家務開始,就跟著家中女性長輩學習各種與料理米有關的技能,各類粿、各式糕都要學,自然而然每位客家婦女身上都滿懷米的技藝,但麵粉類製品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畢竟不屬於客家飲食文化一環,哪一家的媽媽還是阿婆會做饅頭及包子,就成了街坊鄰居期待的"異國美食"了,特別是做得好吃的那一家。

住在中平路日式宿舍的廖家,饅頭可說是廖媽媽的拿手絕活,從和麵、打麵、成形、發酵到蒸煮都有一套自己的手法,廖家長女廖薰香女士每次回憶媽媽做成的饅頭臉上就浮出一付讚嘆不絕的神情,彷彿從媽媽身上什麼都學到了,就差做饅頭的技術沒學到一般。廖家與一壁之的王家交情甚篤,王家爸爸因為曾經留學日本,對於麵製品有特別的喜好,尤其偏好廖媽媽做出來的白饅頭,當廖家小孩拿著媽媽剛蒸好的白饅頭,翻牆送到家門口時,王國治先生總是笑開了嘴,在那個年代,能吃到一顆白白淨淨、麥香四溢的饅頭想來應該是件極為享受的事。

因為工作關係需要經常出遠門工作的王國治先生,有一道獨家吃饅頭配方-白饅頭配二砂糖,這種吃法會讓饅頭咬起來特別的香甜,這也許是過去製糖技術較差,砂糖內保留了較多的礦物質及成份,略帶苦澀的味道,會讓饅頭甜味更加突顯出來,甜中帶苦,苦中帶甜,絕對是一道人人都可品嚐的平民美食。

回應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

票選編號九:自忠街上的老屋

30年前的我 我和我的新娘,站在現在自忠街上的老屋前,太太的娘家,和好奇的小孩一起和影, 當時的新娘,因為要離開住了24年的家而落下眼淚... 現在這間老屋早已消失在自忠街上,換來的是一棟棟看似新穎的水泥房子。 剩下來只剩下姪女們口中的老屋(客語)的稱呼。[...]

small_key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