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九:自忠街上的老屋

 

30年前的我

我和我的新娘,站在現在自忠街上的老屋前,太太的娘家,和好奇的小孩一起和影,

當時的新娘,因為要離開住了24年的家而落下眼淚…

現在這間老屋早已消失在自忠街上,換來的是一棟棟看似新穎的水泥房子。
剩下來只剩下姪女們口中的老屋(客語)的稱呼。

回應

 

井與西瓜

井,在早期有自來水還沒有到戶的時代,是民眾除了廟宇之外另一個重要的生活中心,到廟前燒香、拜神時,總會跟鄰居閒聊上幾句,到井邊打水時,幾個人也就這樣閒聊、抬槓了起來,更何況廟不見得天天要去,可是,井卻是家家戶戶三天兩頭都得造訪的地點,誰叫水是民生必須品呢。 中壢站前區的石頭庄,鄰近沒有可直接做為飲用的河流經過,民生用水主要來自於井水,除了大戶人家自己會特[...]

票選編號十: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我彷彿又回到那時候騎著腳踏車在河畔玩耍的小時候,那個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快樂的奔跑、自在的騎車在家前面的空地,在自忠二街上、新街溪畔、紫雲宮前,這是一塊長形但又不是那樣的方正的空地,這也是阿公的穀堂(客語曬穀場)、阿嬤的菜園、阿舅的停車場,我的遊樂場。 番薯葉是阿嬤菜園裡的番薯葉,每天午後,阿嬤除了照顧菜園,還必須要照顧菜園旁的豬圈,所以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