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九:自忠街上的老屋

 

30年前的我

我和我的新娘,站在現在自忠街上的老屋前,太太的娘家,和好奇的小孩一起和影,

當時的新娘,因為要離開住了24年的家而落下眼淚…

現在這間老屋早已消失在自忠街上,換來的是一棟棟看似新穎的水泥房子。
剩下來只剩下姪女們口中的老屋(客語)的稱呼。

回應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

票選編號二:醮壇

醮壇的位置, 從前是個恐怖的地方,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 陰暗的臨時搭建的矮房 好幾棵的大樹緊鄰著河邊 堆滿了建廟宇所使用的石頭和雕刻工具的地方 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大人總待在裡面, 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是個恐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