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溪靜靜流著,我們走著

 

 

 

老街溪的開蓋整治工程迄今大致告一段落,走在河岸邊的步道,兩旁房舍排列成一個個調和過的色塊,帶著一抹旁觀世事的時代感。

溪水涔涔,淡白色的陽光一陣陣,來往的行人三三兩兩,偶爾還會看到半掩的門內有居民走動。這裡是新的老街溪,也是舊的老街溪。老街溪曾經是中壢人的生活重心,不僅用來灌溉農田,洗衣,玩水,樣樣都是人和城市及土地最親近的回憶。

和李媽媽聊到從前的老街溪,她說那時的溪水很乾淨,小時候最期待黃昏時跟著媽媽去溪邊洗衣服,小朋友可以光明正大地玩水,手伸到水裡就能摸到整摟整摟的鰗鰍,那種高興的感覺到現在還很深刻。

官伯伯說,小時候大家都喜歡在水燈潭游泳,還會找岸高水深的地方玩跳水,中元節在這裡有放水燈活動,很熱鬧。

扶著欄杆看水緩緩流過,那些畫面生動地出現在我們的想像裡,儘管景物不同,故事卻自然地連結了時空。

後來溪水被汙染了,人們只是掩鼻盡快通過老街溪,沒人願意再接近。為了遮蓋汙水又用水泥在上方做了個大平台,並建起一串無溫度的連續建築。這一蓋就是二十多年。

那是一段人不懂如何和自然共存的日子,發展很快,步調卻很亂,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卻忘了聆聽她的聲音。

終於在大自然的怒吼下,喚醒了人們,納莉颱風造成的嚴重水災,也讓有關當局重新思考並擬定了完整的治水計畫。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拆除那頂大蓋子,並配合沿岸整治,帶來了充滿希望的老街溪景觀。

走著想著,看見一位老伯伯緩步經過這段重見光明的老街溪,他的步伐不快,但和岸邊的老房子一樣都有著堅定的節奏。

有人離開了,也有人回來;工廠搬走了,房子還在;蓋子拆了,溪水永遠在。有人說中壢是過客的城市,但不論在這裡停留多久,人們的故事就像老街溪一樣靜靜流著。

貝聿銘曾說:“我們只是地球上的旅遊者,來去匆匆,但城市是要永遠存在下去的。”

相信中壢不但會存在下去,還會愈來愈好。

 

回應

 

石階、紅磚與卵石

舊建築物的修復及保存,最常踫到的問題就是無法得知建物某部份的構造、材質及工法為例。例如,目前中壢地區目前還保存著的日式建築,幾乎每棟建築物的外緣都設有石階,若只從外表觀察,一般都會推測石階裏外都是由紅磚砌成,除非是石階外部已部份破損,否則難以得知內層竟然是由大顆圓形卵石堆砌而成。[...]

惜物更惜人--木匠的家修惜站

    在中壢後火車站往中原大學的路上,有一個鐵皮屋頻頻發出敲擊的聲響,那就是「木匠的家修惜站」,有幾位師傅帶領著志工一起整修民眾捐出來的二手家具,原來這是二手家具們獲得重生之前的「休息站」。 在木匠的家有很多一眼就能看出年代非常久遠的家具,像是古色古香的紅眠床、有著雕花的原木衣櫥、菜櫥、餐桌、縫紉車…等,不論價值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