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的椰子樹,一棵、兩棵、三棵….五棵,啊…依舊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那充滿兒時想像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我開始不用再牽著大人的手認識這個世界後,每每匆匆忙忙地經過這條小巷弄,我還是會算著椰子樹,那一直沒看見的第六棵椰子樹和老舊頹圮的小屋,大學時開始懷疑姐姐在高中時告訴我的事情不曾存在,她說:「幼稚園大的我有天非常激動開心地跳著告訴她『今天家公(客語:外公)帶我去吃麵,麵店叫做六椰屋,因為他旁邊有六棵椰子樹喔!』…」她說從那天以後她去搭公車經過的時候,都會想起我開心跳著講六棵椰子樹故事滔滔不絕的模樣。當時收到這份回憶早就忘記也不在意,但那印象就開始模模糊糊地跑了出來,影像一張張在腦中閃過,好像是家公牽著我的手在等著買麵,記得有位老先生講不一樣的國語問我會不會數數,他說如果我算完旁邊有幾棵樹,麵就煮好了,我記得我很害羞,那個老先生又更大聲說會算嗎?我就開始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直算下去,只要是綠色有高度的植物我都算進去了,我記得老先生大聲地說只有六棵!又重新算ㄧ次給我聽,告訴我哪幾棵是椰子樹,然後又對我說什麼我就忘記了,依稀只記得最後他很開心笑著說妳看麵煮好啦!裝麵的塑膠袋又放了些東西,聽不懂國語的外公一直不好意思地說謝謝,我很緊張也很開心的樣子,我抱著外公的腰,坐在那儀表版貼滿膠帶的小小紅色50CC摩托車上,那可靠的溫暖依舊有溫度,在家公去世後這條巷弄是很陌生的,直到長大後需要去外地搭公車而經過,也許記憶是拼湊出來的,又或許都是想像出來的,因為那麼單純的心意似乎總是被別人嘲笑….

長大後失去信心和夢想受挫的自己,對兒時的回憶已無法享受,有時反而訕笑著那單純天真的小時候,覺得很多美好的事物和未來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並不存在,生活越來越硬,對自己的柔軟也越來越冷漠…

走在那巷弄上,我算著椰子樹,就當是那固執可笑的浪漫吧!一棵、兩棵、三棵….五棵,以及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總是想到那拼湊出來的兒時記憶,那天樹旁的舊屋變得不一樣了,順著看下去,原來被整理成文化工作站,感覺中壢真的一直在變化,我定睛看了一下門牌,「六椰屋工作站」,六椰屋!真的是六椰屋嗎?不敢相信!就在那一天,我看見了記憶中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是真的有第六棵椰子樹!這是真的!這對我而言簡直就是一個奇蹟!真的有一間麵店叫做六椰屋嗎?外公真的帶我去吃過一碗熱騰騰的麵,記憶中那日的溫暖不是自己虛構的,那充滿喜悅跳著講六椰屋的小女孩真的存在過?這一剎那間,我彷彿抱著了那個喜悅的小女孩,大大地擁抱她,告訴她:「謝謝妳留住了那份溫暖和喜悅,讓我的生活留住了一分存在夢想的希望,在讓我快被生活擊倒的這時刻,像是鑰匙般地打開了我已關上的禮物。」我走進了工作站,我不小心打擾了正在開會的工作人員,但是我心中真的彷彿那喜悅跳躍的小女孩,工作人員告訴我真的有一家麵店叫做六椰屋,還有後來第六棵椰子樹發生了什麼事,一面熱心地介紹工作站,一面告訴我牆上的文史照片,我看著照片裡面也有一位爺爺,但是我已無法確認是不是就是那記憶中笑著教我椰子樹的老爺爺,但是原來這家麵店真的有一個老爺爺,這一刻心中的幸福真的好滿足,我覺得我好像被小時候的自己問了一聲:「妳好嗎?我跟妳說唷!今天家公帶我去吃麵,麵店叫做六椰屋,因為他旁邊有六棵椰子樹喔!」此刻我在心中又再度喜極而泣緊抱著那個小女孩,這一刻好像那些我質疑的夢想和未來也不曾消失一樣,我要對她說:「謝謝妳,謝謝妳真的存在,未來的妳要加油唷!妳是很棒的!以後長大跌倒了要再站起來,親愛的不要害怕,愛妳的人都替妳加油!真的很謝謝妳如此天真可愛!」

謝謝六椰屋工作站的工作人員,謝謝妳們的努力,謝謝這一切發生,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對我而言就像奇蹟一樣發生,一棵、兩棵、三棵、四棵、五棵、六棵椰子樹現在永遠在我心中的微熱陽光下佇立搖曳著,家鄉也許就是有這純實的治癒能力,共同的記憶來自每個獨立的記憶交疊著,也許那還不認識的人正幫我守住這份記憶,在我喜悅或忘記的時候,一瞬間打開了這一份禮物,在最需要的時刻,不經意地送到了我的眼前,充滿鼓勵與讚美,在這充滿祝福的聖誕節前夕,祝福所有擁有這座城市記憶的人,祝福這努力著充滿溫暖小幸福的中壢市…

回應

 

票選編號七:桃客中壢站的小故事

以前學生通勤的方式大多是兩種,要不是騎腳踏車,要不就是坐公車。兩者都曾是我通勤的主要方式,不過大多是騎腳踏車為主,偶而會搭公車,不過我對搭公車實在沒有好感,我通常都是因為下雨才搭公車,而下雨天的公車壅擠異常,為了要坐公車還要特別早起床,如果拖到六點半才到站牌等車,往往會看到司機過站不停,眼望猶如擠滿沙丁魚的學生們與我相望而去,這時心裡滿滿的懊悔,應該要再[...]

票選編號八:外公的老朋友

每個禮拜總會有一兩天,下午一點多過後,媽媽便會推著輪椅,帶著外公去他的朋友---陳阿公家。陳阿公一個人住,在村子籃球場過後再走兩分鐘的距離。微胖的身材且骨架較大,與外公站在一起時便相形高壯,而雪白的鬍渣總是灑滿整個下巴。他的家前有一座軍綠色的水井,他們倆總是會坐在水井和家門間聊天,平日我會騎著我的單車在村子裡繞,每經過一次就與他們問聲好。而到了每年暑假親戚們[...]

票選編號一:中壢市區消失的防空洞

有一回跟著朋友到新北市三重的空軍一村參觀,負責導覽的董建仁先生說,村子裏至今還保留許多的人造防空洞,是以前為了要躲空襲警報時特別以厚水泥搭建而成的,董先生一邊說,仔細回想,小時候的中壢市區,也有很多像空軍一村裏的防空洞,而我最常去的,是現在已經把一邊式建築拆掉後拓寬的中正路163巷旁的防空洞玩耍了。 以前的康樂路163巷很窄,旁邊防空洞這一邊的,還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