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一:中壢市區消失的防空洞

 

有一回跟著朋友到新北市三重的空軍一村參觀,負責導覽的董建仁先生說,村子裏至今還保留許多的人造防空洞,是以前為了要躲空襲警報時特別以厚水泥搭建而成的,董先生一邊說,仔細回想,小時候的中壢市區,也有很多像空軍一村裏的防空洞,而我最常去的,是現在已經把一邊式建築拆掉後拓寬的中正路163巷旁的防空洞玩耍了。

以前的康樂路163巷很窄,旁邊防空洞這一邊的,還有一條約30公分寬小水溝。那個時候的163巷嚴格講不能算是巷弄,寬度只能容兩個人肩併肩一起走。防空洞的另一側就是日式宿舍的圍牆了,聽住在宿舍裏面的老師講,防空洞裏還有指定躲藏的區域,那幾棟宿舍躲在那幾個防空洞,遇到防空演習的時候,老師們都要按照規定的區域躲進去。一直到我國小三年級前,每個學期都還要來一次防空演習,不上課雖然很好,但是要一整個下午都拳在桌子底下,其實很不好過。

163巷旁的防空洞,到後來根本就沒有人把他拿來當成防空洞使用,反而成為我們小孩子試膽量的去處,那時候最常玩的遊戲就是比誰可以在防空洞裏待得比較久,而我們在外面算數的人,就會在外面弄出各種裝神弄鬼的怪聲音,要把待在裏面的人把他嚇出來。有一回不知道是住在中興巷誰家的小孩,一進去竟然在裏面睡起午覺來了,從下午三點多睡覺睡到天黑,結果我們也忘了防空洞裏面還有一個人,玩到天快黑了,大家各自回家。隔天到學校看到我們班的小光腿上一條又一條的瘀青,才知道原來小光因為這件事情被他阿公狠狠的打了一頓,還抓著小光的耳朵到人家家去賠不是,實在是,自己家的小孩隨地都可以睡得像豬一樣,還怪到別人家小孩身上,如果是我被打,應該會跟我的阿公吵起來吧!

這裏的防空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人家家的豬圈了,防空洞的洞口也被柵欄堵起來了,老實說,即便他不圍起來,裏面滿是臭死人的豬糞,誰要進去玩啊!

 

回應

 

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