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七:桃客中壢站的小故事

 

以前學生通勤的方式大多是兩種,要不是騎腳踏車,要不就是坐公車。兩者都曾是我通勤的主要方式,不過大多是騎腳踏車為主,偶而會搭公車,不過我對搭公車實在沒有好感,我通常都是因為下雨才搭公車,而下雨天的公車壅擠異常,為了要坐公車還要特別早起床,如果拖到六點半才到站牌等車,往往會看到司機過站不停,眼望猶如擠滿沙丁魚的學生們與我相望而去,這時心裡滿滿的懊悔,應該要再早一點出門的。

不過當天放學是讓我所期待的,因為桃園客運中壢總站旁是有名的電動街和漫畫街,在那個盜版猖獗的年代,琳瑯滿目盜版遊戲光碟都可以在此買到,即使沒錢買,但是看看最新的遊戲過過乾癮也很棒。

舊的中壢總站就是現在桃企大飯店一樓,黑暗的長廊,公車川流不息。等車時運氣好排在中間的位置,稍等一會車就來了,而且應該有位置坐。若是排了一長龍,表示應該沒位置坐,但至少車很快就會來。

如果完全沒人排隊,就會趕緊東張西望看車子是否還在前面等紅燈,這時就還來得及上車。如果都沒有,那就只好再枯等等半小時吧!不過上車時會看到後面一長人龍,這時總會有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記得高中時有一次週六中午搭車,辛辛苦苦的走到車站等車,眼角喵到一旁育達的女生也在等車,心裡暗想真是驚為天人,更為震驚的是,這個育達女孩的目光一直有意無意往我這掃過來。身為青澀的高中生怎麼可以和她四目相對,因此總是趁她目光移回時在望一下她的背影,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總不好意思要她的家裡電話吧!這時我注意到有個老先生在那女孩子旁邊一直詢問站務人員他等的車來了沒,但站務人員愛理不理的,最後車來了站務人員也沒通知他,我趕緊衝上去告知那個老先生快上車,站在一旁的育達女孩也一臉訝異的表情,我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但心裡想著馬蓋先的台詞:”真是帥啊”!

通常她等的那班車會比我快到,但這次是我的車先來了,雖然不想這麼快上車,但掃到後面一長人龍的焦急眼神,我也只好上車了,在車上找個不起眼的角落再偷偷瞄了一下育達女孩,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只是總難再尋她的影子。現在每次有機會再到桃客中壢總站時都還會想到這段往事,也許這樣的回憶才是最值得珍藏的吧!

回應

 

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

票選編號四:那天我遇見消失的第六棵椰子樹

當生活越來越硬的時候,熱情熱心一再消磨後,就開始質疑兒時的溫暖記憶童言童語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那天我的心情平和微熱,覺得適合去捐血,想把健康的血液捐給需要的陌生人,即使失去夢想的自己依舊還有能力給別人不是金錢能買到的希望吧!這是做得到的,盡一份祝福給需要的,也許我也正倍受某人祝福著...走在庸庸碌碌的小巷弄,感受當日和煦陽光的微幸福,算著微熱光線下[...]

饅頭與二砂糖

用印有「中美合作」四字的麵粉袋布做成為小孩子的衣物,是五年級以前的學長、學姐們的共同記憶,藏青色的字體印在略帶米色的丕布上,與時下流行的極簡風不謀而合,保留著那份舊時代古樸的美感。 以前,軍公教人員的薪水普遍不高,政府單位為了增加對其在生活上的照顧,都會按其職務高低配給米、麵粉、糖之類的民生用品。過去,家家戶戶或多或少都有種點田,米的需求沒有那麼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