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選編號七:桃客中壢站的小故事

 

以前學生通勤的方式大多是兩種,要不是騎腳踏車,要不就是坐公車。兩者都曾是我通勤的主要方式,不過大多是騎腳踏車為主,偶而會搭公車,不過我對搭公車實在沒有好感,我通常都是因為下雨才搭公車,而下雨天的公車壅擠異常,為了要坐公車還要特別早起床,如果拖到六點半才到站牌等車,往往會看到司機過站不停,眼望猶如擠滿沙丁魚的學生們與我相望而去,這時心裡滿滿的懊悔,應該要再早一點出門的。

不過當天放學是讓我所期待的,因為桃園客運中壢總站旁是有名的電動街和漫畫街,在那個盜版猖獗的年代,琳瑯滿目盜版遊戲光碟都可以在此買到,即使沒錢買,但是看看最新的遊戲過過乾癮也很棒。

舊的中壢總站就是現在桃企大飯店一樓,黑暗的長廊,公車川流不息。等車時運氣好排在中間的位置,稍等一會車就來了,而且應該有位置坐。若是排了一長龍,表示應該沒位置坐,但至少車很快就會來。

如果完全沒人排隊,就會趕緊東張西望看車子是否還在前面等紅燈,這時就還來得及上車。如果都沒有,那就只好再枯等等半小時吧!不過上車時會看到後面一長人龍,這時總會有種難以言喻的成就感。

記得高中時有一次週六中午搭車,辛辛苦苦的走到車站等車,眼角喵到一旁育達的女生也在等車,心裡暗想真是驚為天人,更為震驚的是,這個育達女孩的目光一直有意無意往我這掃過來。身為青澀的高中生怎麼可以和她四目相對,因此總是趁她目光移回時在望一下她的背影,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總不好意思要她的家裡電話吧!這時我注意到有個老先生在那女孩子旁邊一直詢問站務人員他等的車來了沒,但站務人員愛理不理的,最後車來了站務人員也沒通知他,我趕緊衝上去告知那個老先生快上車,站在一旁的育達女孩也一臉訝異的表情,我臉上沒有特別的表情,但心裡想著馬蓋先的台詞:”真是帥啊”!

通常她等的那班車會比我快到,但這次是我的車先來了,雖然不想這麼快上車,但掃到後面一長人龍的焦急眼神,我也只好上車了,在車上找個不起眼的角落再偷偷瞄了一下育達女孩,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只是總難再尋她的影子。現在每次有機會再到桃客中壢總站時都還會想到這段往事,也許這樣的回憶才是最值得珍藏的吧!

回應

 

票選編號二:醮壇

醮壇的位置, 從前是個恐怖的地方,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 陰暗的臨時搭建的矮房 好幾棵的大樹緊鄰著河邊 堆滿了建廟宇所使用的石頭和雕刻工具的地方 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大人總待在裡面, 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是個恐怖的地方。[...]

票選編號十: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我彷彿又回到那時候騎著腳踏車在河畔玩耍的小時候,那個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快樂的奔跑、自在的騎車在家前面的空地,在自忠二街上、新街溪畔、紫雲宮前,這是一塊長形但又不是那樣的方正的空地,這也是阿公的穀堂(客語曬穀場)、阿嬤的菜園、阿舅的停車場,我的遊樂場。 番薯葉是阿嬤菜園裡的番薯葉,每天午後,阿嬤除了照顧菜園,還必須要照顧菜園旁的豬圈,所以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