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人

回應

 

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

票選編號二:醮壇

醮壇的位置, 從前是個恐怖的地方,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 陰暗的臨時搭建的矮房 好幾棵的大樹緊鄰著河邊 堆滿了建廟宇所使用的石頭和雕刻工具的地方 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大人總待在裡面, 對於當時還很矮很矮的小孩來說,是個恐怖的地方。[...]

票選編號七:桃客中壢站的小故事

以前學生通勤的方式大多是兩種,要不是騎腳踏車,要不就是坐公車。兩者都曾是我通勤的主要方式,不過大多是騎腳踏車為主,偶而會搭公車,不過我對搭公車實在沒有好感,我通常都是因為下雨才搭公車,而下雨天的公車壅擠異常,為了要坐公車還要特別早起床,如果拖到六點半才到站牌等車,往往會看到司機過站不停,眼望猶如擠滿沙丁魚的學生們與我相望而去,這時心裡滿滿的懊悔,應該要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