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DSC_0457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樣的黑瓦屋頂也不會顯得特別突兀。陳奶奶說,一開始換修瓦片不就好了,換一次可以撐二、三十年,而且黑瓦屋頂很透氣,可以排除熱氣外,每年三、四月份的南風天也不會讓家裡反潮。

陳奶奶和廖先生閒話家常時,拄著拐杖得王伯伯緩步走來,陳奶奶用國語簡單的問候「吃飽了沒? 」,王伯伯會用外省口音回答說「吃飽了,天氣真好!」。王伯伯民國三十八年跟政府來台後,和大陸的家人就失聯了。退伍後聽說中壢埔頂這裡有地主蓋了一大片平房,價格很便宜,很多退伍的榮民弟兄們都在這買房子,才選擇在這裡定居,弟兄們互相照應也比較不會寂寞。王伯伯沒結婚、沒子嗣,在大陸也沒有親人。附近的榮民弟兄們多半賣了這裡的房子回大陸去了,部分弟兄往生後,因為沒有繼承人,房子被退輔會接管,現在都空著。王伯伯很少會望著這些搬空的房子,最常做的事情是坐在門前板凳上一邊聽收音機一邊搧扇子乘涼。偶而也喜歡和鄰居談論最近新聞上播的政治新聞,只是可以聊天的對象愈來愈少了!

原本住在宜蘭的陳奶奶,民國65年因為冬山河拓寬整治,民國70年才輾轉搬來這裡。這裡房子的坪數都比較小,住不下一家七口,因此買了前後兩間相鄰的平房。現在後面的平房已改建成四樓的透天厝給兒子和媳婦住,自己還是比較習慣住在平房。陳奶奶說現代人大多住在大樓,在社區遇見了也當作不認識。住在這裡最大的好處就是有鄰居。鄰居們會互相照應,有陌生人來這裡都會特別注意一下,免得詐騙集團又跑來這裡騙獨居的老伯伯。

這裡也常有建商要來談改建,但很多獨居的伯伯不同意,因此現在也只有這裡仍保有眷村的樣貌,不像附近台貿新村、馬祖新村都被拆掉了,她很珍惜這裡自在的生活方式和熟悉的老鄰居。

更多照片: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回應

 

票選編號十: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我彷彿又回到那時候騎著腳踏車在河畔玩耍的小時候,那個戴著番薯葉耳環的小時候。 快樂的奔跑、自在的騎車在家前面的空地,在自忠二街上、新街溪畔、紫雲宮前,這是一塊長形但又不是那樣的方正的空地,這也是阿公的穀堂(客語曬穀場)、阿嬤的菜園、阿舅的停車場,我的遊樂場。 番薯葉是阿嬤菜園裡的番薯葉,每天午後,阿嬤除了照顧菜園,還必須要照顧菜園旁的豬圈,所以總[...]

惜物更惜人--木匠的家修惜站

    在中壢後火車站往中原大學的路上,有一個鐵皮屋頻頻發出敲擊的聲響,那就是「木匠的家修惜站」,有幾位師傅帶領著志工一起整修民眾捐出來的二手家具,原來這是二手家具們獲得重生之前的「休息站」。 在木匠的家有很多一眼就能看出年代非常久遠的家具,像是古色古香的紅眠床、有著雕花的原木衣櫥、菜櫥、餐桌、縫紉車…等,不論價值多少,[...]

深耕在地的行者--陶禪窯藝術中心

「陶冶性情」是指人因接觸美好事務而有益教化、端正品行。在陶禪窯創辦人蔡堃生老師與陳金蘭老師的身上,可以看到秉持著「捏陶的孩子不學壞」的堅持,用藝術教化無數的學子。 早在高中時,蔡老師就在鶯歌窯廠當學徒。早期學陶很辛苦,從基本的拉坯、上釉,到進窯溫度的掌控都是一門功夫。早期老匠師們多少都會藏私,自己摸索拉坯技巧的蔡老師過得並不順遂。但辛勤工作,誠懇與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