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DSC_0457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樣的黑瓦屋頂也不會顯得特別突兀。陳奶奶說,一開始換修瓦片不就好了,換一次可以撐二、三十年,而且黑瓦屋頂很透氣,可以排除熱氣外,每年三、四月份的南風天也不會讓家裡反潮。

陳奶奶和廖先生閒話家常時,拄著拐杖得王伯伯緩步走來,陳奶奶用國語簡單的問候「吃飽了沒? 」,王伯伯會用外省口音回答說「吃飽了,天氣真好!」。王伯伯民國三十八年跟政府來台後,和大陸的家人就失聯了。退伍後聽說中壢埔頂這裡有地主蓋了一大片平房,價格很便宜,很多退伍的榮民弟兄們都在這買房子,才選擇在這裡定居,弟兄們互相照應也比較不會寂寞。王伯伯沒結婚、沒子嗣,在大陸也沒有親人。附近的榮民弟兄們多半賣了這裡的房子回大陸去了,部分弟兄往生後,因為沒有繼承人,房子被退輔會接管,現在都空著。王伯伯很少會望著這些搬空的房子,最常做的事情是坐在門前板凳上一邊聽收音機一邊搧扇子乘涼。偶而也喜歡和鄰居談論最近新聞上播的政治新聞,只是可以聊天的對象愈來愈少了!

原本住在宜蘭的陳奶奶,民國65年因為冬山河拓寬整治,民國70年才輾轉搬來這裡。這裡房子的坪數都比較小,住不下一家七口,因此買了前後兩間相鄰的平房。現在後面的平房已改建成四樓的透天厝給兒子和媳婦住,自己還是比較習慣住在平房。陳奶奶說現代人大多住在大樓,在社區遇見了也當作不認識。住在這裡最大的好處就是有鄰居。鄰居們會互相照應,有陌生人來這裡都會特別注意一下,免得詐騙集團又跑來這裡騙獨居的老伯伯。

這裡也常有建商要來談改建,但很多獨居的伯伯不同意,因此現在也只有這裡仍保有眷村的樣貌,不像附近台貿新村、馬祖新村都被拆掉了,她很珍惜這裡自在的生活方式和熟悉的老鄰居。

更多照片: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回應

 

井與西瓜

井,在早期有自來水還沒有到戶的時代,是民眾除了廟宇之外另一個重要的生活中心,到廟前燒香、拜神時,總會跟鄰居閒聊上幾句,到井邊打水時,幾個人也就這樣閒聊、抬槓了起來,更何況廟不見得天天要去,可是,井卻是家家戶戶三天兩頭都得造訪的地點,誰叫水是民生必須品呢。 中壢站前區的石頭庄,鄰近沒有可直接做為飲用的河流經過,民生用水主要來自於井水,除了大戶人家自己會特[...]

中壢的櫻花園--莒光公園

幸福街旁的莒光公園,就在環中東路的摩斯漢堡和麥當勞中間。 這個小小的公園依偎著河流,兩旁被綠蔭覆蓋著,到了春天,變成喜氣的櫻粉色! 有人說在中壢要賞櫻花不用去陽明山,來莒光公園就可以了,住在中壢的您,經過這裡不仿駐足一下,欣賞春暖櫻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