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家園三百年–中壢伯公故事

 

 

 

說到中壢的老故事,你會先想到什麼呢?

是見證歷史的古蹟建築,還是傳奇的歷史人物?其實中壢最老的故事,就在我們身邊,三百年來,默默的守護著中壢,守護著你我,他就是「伯公」。

 

「伯公」就是客家人的「土地公」,叫做「伯公」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伯」是官階,也有人說因為把土地公視為親近的長輩,才叫做「伯公」,不管真正的原因為何,「伯公」在客家人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中壢的台地地形,加上氣候特性,造成雨量分配不穩定,農業時代的先民便相當依賴中壢最重要的灌溉水源──「老街溪」與「新街溪」。沿著兩條溪的河岸步道走,可以發現為數不少的伯公廟,緊臨溪水而建,並且順著水流蜿蜒調整座向,而不是依風水習俗,宛如伯公監視著水流,保佑豐收。

 

從老街溪河川教育中心往南走,有一座「舊社水頭伯公」;新街溪玉尊宮旁有一座「水尾大伯公」,水頭水尾伯公,就是先民依賴溪水的證明。「水頭」就是水流進庄頭的地方,先民在水源供奉伯公,希望祂能保佑水源潔淨、豐沛;「水尾」就是水流出庄外的地方,先民供奉伯公,希望祂能看守著形同財富的水,不讓它輕易流走。

 

在博愛路上的「福龍宮」是中壢最古老的伯公廟,大約建於清乾隆年間,它是老溪街的「庄頭伯公」,面朝外,為庄民「擋煞」,守護著老溪街。

 

另外還有興國市場旁的「美豐福德祠」和對岸的「新光福德宮」也都是歷史悠久的水頭或水尾伯公。中壢夜市旁的「光明里福德宮」在日治時期曾被強拆,村民不忍心而偷偷藏起來供奉,等到光復後才重新建廟。先民如此重視伯公,他們一定很難想像,經過不到一百年,人們會因為簽賭「槓龜」怪罪到神明身上,而把神像丟到河裡去。

 

先民以伯公作為心靈的寄託,溯本追源,伯公廟不僅是在地最有歷史的老故事,由其分布系統也可見城市發展脈絡。在形而上,祂帶給居民生活的安定感及對未來的期盼,傳承尊重土地愛護自然的觀念,並教化人民行善知禮不忘本。在實用層面,伯公廟是鄰里間的聚會場所,強化了社區居民向心力和情感交流,周圍的大樹形成綠化空間,也直接提升社區生活品質。伯公廟中常見孩童相約玩耍,街坊鄰居喝茶聊天,老人家在大樹下乘涼下棋;還有每月初二十六的祭拜,每年二月二和八月二伯公生日的祭祀活動,都是當地的重要大事。對中壢而言,伯公廟不僅是信仰,祂見證歷史,是居民生活重心,也帶給中壢人相信的力量。

回應

 

被遺忘的角落—幸福新村、榮民新村

住在幸福新村三十幾年的陳奶奶,每天早晨都會起床灑掃庭院,用台語和住在對面操著客家口音的廖先生閒話家常。廖先生從關西搬來才一兩年,對很多地方都不太熟悉,因此受到陳奶奶和鄰居們很多的照顧。廖先生剛搬來時,平房的屋頂還會漏水,因此花了一點錢在屋頂搭上了鐵皮。但夏天鐵皮屋實在太熱,沒多久又花了十多萬在鐵皮上蓋了一層黑瓦,才把鐵皮吸熱的問題解決。而且和鄰居們一[...]

老街溪靜靜流著,我們走著

    老街溪的開蓋整治工程迄今大致告一段落,走在河岸邊的步道,兩旁房舍排列成一個個調和過的色塊,帶著一抹旁觀世事的時代感。 溪水涔涔,淡白色的陽光一陣陣,來往的行人三三兩兩,偶爾還會看到半掩的門內有居民走動。這裡是新的老街溪,也是舊的老街溪。老街溪曾經是中壢人的生活重心,不僅用來灌溉農田,洗衣,玩水,樣樣都是人和城市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