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與西瓜

 

井,在早期有自來水還沒有到戶的時代,是民眾除了廟宇之外另一個重要的生活中心,到廟前燒香、拜神時,總會跟鄰居閒聊上幾句,到井邊打水時,幾個人也就這樣閒聊、抬槓了起來,更何況廟不見得天天要去,可是,井卻是家家戶戶三天兩頭都得造訪的地點,誰叫水是民生必須品呢。

中壢站前區的石頭庄,鄰近沒有可直接做為飲用的河流經過,民生用水主要來自於井水,除了大戶人家自己會特別去鑿口井以外,根據石頭里曾里長表示,過去里內約有10來口井,由於水之於常民生活的重要性,擁有井的人家自然而然就成為當地居民的另生活重心,但也要看這戶人家是不是願意將井分享用鄰居使用,到了後來,一方面因為居住安全的因素,家家戶戶都建起來紅磚圍牆,一方面整天讓鄰居進出家門挑水,也是件挺麻煩的事情,願意讓人借井打水的人家越來越少,但還是有家戶願意把井大方借人使用,想要打水,只要探個頭看看家裡有沒有人在,打個招呼就可以使用了,像王國治及廖運全兩家人共用的井,就是開放給鄰居使用的。對此,日式宿舍對門永美西服店的老板至今印象還是很深刻,這裏,很少有人家像他們一般,如此長期且無條件地把井開放給他人使用,但從王家後代的訪談中可以了解,正因為父執輩願意分享的精神,讓兩家人在當地建立了很好的鄰里關係,即便在物資不充裕的年代,常來打水的鄰居也會三不五時送點小禮物來。

井水除了可以喝,也可以當成冰箱,王一舟先生最記得小時候把西瓜放到桶裏沈到井裏冰鎮的事情,像周遭有井的家戶詢問時,才發現原來這個是大家共同的生活記憶。因為井水具有冬暖夏涼的特性,夏季時分,水溫會比室溫低幾度,一舟先生常說,小時候家裏窮,沒什麼山珍美味好吃,吃到一片冰到透心涼的西瓜就已經是人間美味了,哪像現在小孩,要什麼吃的沒有,愛物、惜福怕是傳不到這代小孩了。不過,把西瓜放到井裏冰鎮可是要很小心放水桶,不然,一個重心不穩桶子翻倒了,就得有人要下井打西瓜了。

回應

 

中壢人心目中那堵最漂亮的圍牆

在中壢人的心目中,有一堵大家公認最漂亮的牆,一堵由紅磚砌出,外層以水泥包覆的老舊圍牆,就位在中壢分局對面。這樣的圍牆,在中壢地區還有很多日式建築時常見的城市景觀。這堵位在中和路與延平路交叉不遠處的老圍牆,牆內那株幾十年樹齡的櫻花樹,是老屋主從阿里山移植而來的,每年三、四月櫻花盛開的那幾週,經常吸引許多人停駐在此賞櫻花,搭配上樸質感十足的老圍牆,難怪會成為中壢[...]

票選編號八:外公的老朋友

每個禮拜總會有一兩天,下午一點多過後,媽媽便會推著輪椅,帶著外公去他的朋友---陳阿公家。陳阿公一個人住,在村子籃球場過後再走兩分鐘的距離。微胖的身材且骨架較大,與外公站在一起時便相形高壯,而雪白的鬍渣總是灑滿整個下巴。他的家前有一座軍綠色的水井,他們倆總是會坐在水井和家門間聊天,平日我會騎著我的單車在村子裡繞,每經過一次就與他們問聲好。而到了每年暑假親戚們[...]